姜若夜小说免费阅读 《杞国纪》姜若夜小说全文 最好看的小说

发布时间:2020-04-23 11:00:14   来源:网络 关键词:姜若夜小说免费
姜若夜小说免费阅读 《杞国纪》姜若夜小说全文

最好看的小说

姜若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。杞国纪姜若夜免费阅读。

《杞国纪》主角姜若夜,是由【留明月】撰写的一部很受读者欢迎的玄幻小说。战争

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杞国纪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第十五章 万年千岁(上)

东青岗,位于什里刹山区以南一千七百余里外的高地上,是杞国西南部最著名的山岗,因贯穿全境南北的桓曲古道,南止于此处。今日,天纪司南征大军将在此地与什里刹部队会师。

数日前,战凤青便已率部抵达东青镇,这是个铸冶重镇,西南部守军的兵器装备大都出于东青。什里刹第二波浩劫停歇至今,过了有将三月,战凤青一面忙于协助狄焕族族民安居新地,同时耐心等待郑魂的消息,算算日子,都督率大军一路南下,沿途扫荡群寇,顺利的话近日就能抵达东青。

这三个月来,战凤青的部队驻扎于什里刹外围,除了安抚狄焕旧部民心外,还有个重要的任务,便是以什里刹为分界点,断开北部与南部游寇的联系。此任务单靠这支万余人的精锐部队,明显是不够的,然而经历了这场浩劫,尤其祀命司长祀命姚若星为挽救狄焕族而亲身试险,最终命断什里刹的噩耗,在很大程度上触动了狄焕族民众的心,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抱着良好的愿望,如姚若星所预测,期待西南部的环境自此有所改善,而灾难过后的休养生息,需要最大程度的团结与安定,因此狄焕族现任首领决定率残部与战凤青合作,加入到维护这一片区治安与扫荡游寇的行动中来。

天时,地利,人和,三要素俱全,对狄焕族来说,如今与天纪司合作的好处要远远大于谋反叛乱,从前为了生存必须抗争,而今同样为了生存,则必须和平共处。

有了“地头蛇”狄焕族的协助,加上天府司积极调动各地方守军配合战凤青的行动,任务自然执行得相当顺利,所谓游寇,便是些数量虽多、派系丛生而终不成气候的散兵游勇,什里刹以南的绿林道三百七十余路,竟无一人有本事越过战凤青所布下的界限,情势越来越对天纪司有利。

暮春时节的东青镇,全城飘絮,此地的繁华富庶在西南部实为罕见,正午时分,战凤青身着战甲,默默立于东青岗上远眺群山,但见暖日当空,而极目尽处的桓曲古道上,隐约尘沙飞扬,不多时,兵士来报,果然是郑魂的大军到了。

这些日子来紧绷的心弦终于有所松动,虽然近期南征军队的捷报频频传来,但只要大军还未顺利抵达东青,便不能有丝毫放松。此时他缓缓沿着石阶走下岗去,这一面正朝着东青镇,眼底但见街市秩序井然,一派热闹祥和,联想西南部其余的城镇景况,却是与东青相距甚远,大多数地方的百姓还过着穷苦委顿的生活,村庄还时常要受到盗贼和匪类的掠夺与戕害,前路漫漫,他们所肩负的使命依旧沉重。

走到山脚下的岗亭之外,全军早已列队准备接受都督的检阅,而令战凤青有些意外的,是风卸羽竟然也在场,身边还带着公孙楚雨。

只见风卸羽迎着风远望片时,口中说道:“态度还这么冲,这样我可难替你开口哦。”

战凤青不解其意,公孙楚雨却白了风卸羽一眼,面色稍稍和缓了一些,道:“我知道,笑脸么,谁不会。”

风卸羽又道:“战殿主,你觉得你们都督是不是个心软的人?”

“这……我追随都督时日尚浅,不好妄加评论。”战凤青答道,听这话的意思,倒像风卸羽有事要求郑魂似的,而且还与公孙楚雨有关。

郑魂检阅部队完毕,与众人登上东青岗商议要事。果然风卸羽开口了,是公孙楚雨想加入天纪司,并寻机会为崤山会公孙家族平反。

天纪司的军队制度,尚无女兵的先例,而郑魂沉吟片刻,竟应允了。战凤青在一旁颇感为难,道:“郑魂大哥,这事可不大合乎规矩,我看还须从长计议……”

“有她协助你行动,方便不少。天纪司这么大,总有她的位置。”

郑魂就这么轻描淡写地驳回了战凤青的疑虑,言下之意,更是把公孙楚雨塞给战凤青带着。

风卸羽当即表示很满意,战凤青这人做事情很认真,而做人更认真,楚雨跟着他,那可是放心得很。

“这……好吧,我了解该如何做。”战凤青感到有些无奈。

“郑魂。”一旁始终没说话的公孙楚雨开口了,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走到郑魂面前,咬了咬嘴唇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意似的,半日却轻轻吐出俩个字:“多谢。”

“哦,你能拿出什么谢礼来?”郑魂打量了公孙楚雨一眼,冷冰冰地问道。

公孙楚雨一时愣住了,想了半天倒是不知如何回答。他是她家族的仇人,然而亦对她有救命之恩,如今更有知遇之情,算起来,还真是复杂的关系。

风卸羽抗议般笑道:“喂喂,教你一句话,朋友妻不可欺。”

郑魂轻笑一声,道:“所以谢礼就免了,尽好你的本份。”

公孙楚雨默默点头。她早已暗下决心,要靠自己的能力证明崤山会的人,绝不只是绿林匪类。

“战凤青,带我去见筑风祀命。”

与众人部署完下一步的剿匪行动,郑魂便要去探视虞筑风。

原来虞筑风的病况虽已好转,却又要协助狄焕族重建家园,而什里刹浩劫带来的环境整顿的难题,更唯有她才能理出头绪,一来二去的,三个月里她便一直留在战凤青的部队中不得返回祀命司。

战凤青正要带路,忽听风卸羽“咦”了一声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竟是失踪许久的杨秀,只见他从山岗下默默走过,像个幽灵一般。

“这个人真是神出鬼没。郑魂,莫非这数月来,他竟一直在军中?”风卸羽有点难以置信地问道。

郑魂道:“你猜对了。”

“做一件事如此有恒心,对他来说真要算不易。”风卸羽道。

“答应人的事就要做到,这也没什么奇怪。”郑魂不以为意说道。两个月前,杨秀找到郑魂,鲜见地主动提出继续参与剿匪行动,理由是——他答应过姚若星。

郑魂离开后,公孙楚雨和风卸羽还留在高岗上。

其实公孙楚雨很想问郑魂,可曾把她的父亲和叔伯当朋友?只是望着那人冷峭的背影,在发白的日光下渐行渐远,总有一种深沉的隔膜感,就像不经意间,总要与这世间的一切人事物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般,她无法冒昧地开这个口,只能自嘲地笑笑,心道是她自作多情吧,如今只要能重振崤山会的声名,已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她身边的风卸羽,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,然而他为她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切切实实为了她好,她想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卸羽是真的爱上她了?

按照先前的约定,只要她顺利进入天纪司,就答应正式嫁给他。

“你……难道不想说什么?”公孙楚雨看他只顾悠然赏景,便忍不住问道。

“嘘。”风卸羽轻轻摆手,道:“觉不觉得今天的空气里有一股特别的清香,至高处果然不同啊。”

他尽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些没要紧的,楚雨却因为记着自己的允诺,反而不能从容与他说笑,她外在努力表现得对世事满不在乎,其实内心是个传统的女子,虽然与风卸羽之间尚未发生实质关系,但却已有了肌肤之亲,这段时日以来她也想通了,或许这就是她的命,她的缘,注定是要跟这个男人绑在一起的。

可是他究竟在想什么?这时候她反而不清楚了。他喜欢她,要她,这毋庸置疑,他对她好,关心她,这也再明白不过,可是她一旦在心里接受了这个人,她要的可就不只是这些而已。

她要一个家。

他人前人后开口闭口,都说公孙楚雨是自己的女人,莫非只是笑言?公孙楚雨突感心口一阵憋闷,脑中有些空白。

“得偿所愿了,你何以还是不开心?”风卸羽皱眉问道。

“你!……”楚雨闻言,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,人都道风卸羽是个浪子,难道……她镇定心绪,平静问道:“风卸羽,你这一生中,有没有想过娶妻生子?”

他摇摇头,理所当然似的答道:“当然,没有。”

一阵晕眩,随之公孙楚雨只觉脑中空白一片,好不容易稳住趔趄的脚步,却被他揽在怀中,他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么?”

“没什么……”楚雨挣扎出他的怀抱,声音有些发颤,却不肯服输地强笑道:“我也要去看看筑风姐姐,没空陪你瞎聊。”

话音未落,人扭头便急急沿着石阶奔下,风卸羽却也不跟着她走,只找了一块山石,背靠着悠然坐下,就这样,慢慢望着天边的太阳一点一点西移。

“又伤害了一个人,难道不觉得无聊么?”冷冰冰的语气,不用看也知道是伏神龙来了。

风卸羽笑了笑,道:“你一直藏身山下偷听?这么猥琐可是不像你。”

伏神龙冷哼一声,道:“好说,只不过在石阶下小睡一会。”

风卸羽叹气道:“认真的女人很可爱,但是过分认真的女人,却难免可厌。”

伏神龙迎风而立,双手抱在胸前,道:“你还可以找更多的借口。”

“哈,知我者,神龙也。”风卸羽笑道,又沉默了半晌,忽然说道:

“原本家室这种事,你我注定莫去肖想。”

伏神龙回头看了看他,道:“你也发现了?”

“当初被阎王爷从鬼门关里踢回来,我便在怀疑,经历了最近的事嘛,几乎可以确定,大将军还活着,或许那一天很快会到来。”风卸羽说着,用手摸了摸腰间的凤尾鳞,缓缓说道:

“大将军需要我们的时候。”

“至于这件事,但看她怎么想吧,我可是从没有勉强过任何人。”

伏神龙冷冷瞟了他一眼,心底有些可怜那个公孙楚雨,虽然她也不是第一个。

“她算是个有骨气的女人,否则你现在恐怕很难笑得出来。”

虞筑风在自己房中的窗下设了一个小小的占卜台,每夜勤于测算,此时暖阳透过窗格子照进屋内,主人却迟迟未归。

此时郑魂和战凤青徘徊在门外,听店小二说这位蓝衣服的姑娘一早就出门了,战凤青便知她又是独自到荒郊去采集土壤和植物,按她的说法,那些东西有利于理清思路进行西南部大环境的整治。

“筑风祀命的房间是不可轻易冒进的。”战凤青心有余悸说道,见郑魂不以为然,又说:“里面看似寻常,实则机关遍布,若不是相处了这段时日,我也不敢相信世上有人会把自己的居所布置得如此机巧。”

郑魂听他说得悬,也是颇为好奇。入主天纪司后,出于工作需要,也大略了解过三仪三司的人员现状,其中天赋灵力的祀命司祀命们尤其引人注目,姜若夜见多识广、博闻强记,姚若星则擅长测算占卜,而凌若月对地脉气息有着超于寻常人的敏锐洞察力,关邃云医术了得,而虞筑风,却似乎比她们都要神秘。若夜曾无意中对郑魂说过,若有一日若星要退居幕后,祀命司有筑风掌管,她绝对放心。

听若夜闲聊祀命司的往事,对郑魂来说是一件愉悦的消遣,只可惜这半年来,总是相聚匆匆,或许等到承诺兑现那天,他可以卸下肩头的担子,那他一定会乐意到雪隽峰蹭吃蹭住一段时间。

何况列兵权的话犹在耳,虽然郑魂并不会轻易相信他能让郑锋复生。

正在出神,虞筑风已被战凤青派出去的人找回来了,只见她手提一个小竹筐,内中装着许多稀奇古怪的土石草木,婉言笑道:“战殿主这回可是慎行了。”

战凤青也笑道:“筑风祀命术法精妙,在下自认学艺不精。”

原来前不久战凤青有事急寻虞筑风,不明就里,却险些被困在她的房中,好不狼狈。

虞筑风话里虽然是玩笑,面上却有些淡淡的歉意,道:“其实那事是筑风失礼,战殿主勿怪。”说罢,轻轻推开房门,自己先走进去,方转身请郑魂进入。

郑魂走进房中,但觉一切如常。回头看了看战凤青,又感到有些趣味,这两个人,各让他有些微妙的熟悉感——俨然是未来的姜若夜和君仲治。

虞筑风无多废言,细致谈起什里刹的环境现状来,与从前相比,的确土壤更加适合耕作,而降雨亦将增多,这意味着困扰西南部数百年的饥荒之灾将得到根治,如此一来都城方面每年的赈灾压力也会减轻一大半……

郑魂耐着性子听她分析完,又见她面色不佳,本想让她回祀命司调养,却被婉拒。战凤青在一旁叹说,筑风祀命这数月来就如铁打一般劳心劳力,筑风摇头笑道:“战殿主言重了,郑魂都督也莫小看了筑风。这件事非同小可,我自然有我的道理,不必为我担心。”

说罢,忽而眼里有些异样,犹豫了片时,果然还是问起杨秀可有同来?

郑魂干咳了一声,杨秀虽则就在军中,却不愿和他一起来看望虞筑风,理由么,简直荒唐得不如不说,倒不知怎么回答比较好。虞筑风冰雪聪明,看样子早就明白了,心里一叹,面色更加难看。

郑魂不能久留,还有繁杂的军务要处理,见她神色不对,也没有更多话好说,便与战凤青起身告辞而去。房中又只剩下筑风一人。

直到现在,隐忍数月的心酸才又泛上心头,走到窗下,看窗外柳絮飘飞看得有些发愣,她想起了若星已经死去。数月以来,这个事实似乎还很遥远地飘在意识中的某个角落上方,如果不是想起杨秀,她还是可以继续坚强地支撑下去。

对待什里刹的大事决不能轻忽丝毫的理由,有大义,更有姐妹之情:

让若星付出生命去维护的事物,必须完满。

忽然敲门声响起,筑风忙用衣袖擦了擦微湿的眼角,开门却见公孙楚雨这个丫头,哭得梨花带雨般傻傻站在门外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筑风问道,拉她进房中坐下。其实她一直挺羡慕公孙楚雨,不为别的,但论一份单纯赤诚的心地,就是许多人求不得也做不得的。

数月来的亲密相处,加上虞筑风天生就有很强的照顾欲,公孙楚雨早就把她看做亲姐姐般信任爱戴,毕竟还年轻不懂事,也不管虞筑风此刻早已浑身疲累,只顾拉着她的手抽抽噎噎道:

“筑风姐,我觉得自己很丢脸,很……”

虞筑风其实已经猜到几分,一边掏出绣帕给她擦拭泪痕,一边哄着让她将风卸羽玩弄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,筑风呆了半晌,她并不讶异风卸羽对待楚雨的态度,反而惊诧于他竟能对楚雨留手,原本她以为这两人之间早就有夫妻之实。

筑风面上也是一红,叹道:“楚雨小妹,你可愿听我说一个故事?”

公孙楚雨此时脑子一片懵懂,不知如何是好,茫茫点头。

“从前,当我还未进入祀命司的时候,心里曾经有过一个人。”虞筑风说完这句话,自己先忍不住笑了,那尘封多少年的秘密呵……

公孙楚雨听她说完,睁着一双圆圆的空洞无神的眼睛,惊讶于虞筑风所说的话,她讷讷道:“姐姐你……你,你说你喜欢的那个人,是风卸羽?”

虞筑风点点头,道:“全都对你说了,你知道你是多幸福的一个人么?风卸羽那种人,能对你如此,真教我诧异。”

“他若得知自己有幸曾得你青睐,不知要得意成什么样。”公孙楚雨幽怨道,说也奇怪,她对筑风喜欢风卸羽的事,虽然感到意外非常,情感上却似并不难接受,或许这是女人的直觉?

筑风又是微微一笑,道:“他不会知道,而对我来说,早已云淡风轻。”

公孙楚雨犹豫了,她想问,你现在还喜欢他么?可是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。

反倒是虞筑风温言劝道:“你该好好想想,对他究竟是何种情感?如果认定了,就不要计较得失,依循心意而行便好,否则你也可以像我一样,尽早退步抽身啊。”

正是一语惊醒梦中人。楚雨不禁要问自己,对风卸羽了解多少?他的话里究竟几分真心几分敷衍,她可分辨得出?

此时筑风的心事,却不止限于男女情爱中,她早就对风卸羽的死而复生感到疑惑,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寻若夜商讨一番,现在细想,什里刹遽变果然与此有关,也未可知。

公孙楚雨一时没忍住,在筑风面前大哭了一场,哭完才感到羞愧,其实人的感情就是如此,似乎一切顺遂时并不觉得深刻,反倒是扑溯迷离起来,才让人欲罢不能。

楚雨愤然道:“我不管他是浪子还是混蛋,他既然对我……对我做了那些事,说了那些话,这辈子可休想摆脱责任。”

筑风扑哧一笑,道:“你想通了就好,我能说的,也就这些了。”

楚雨低头,道:“在你面前,我真是很丢脸的,是不是?”

筑风故作一叹,不悦道:“在‘情敌’面前,哀悼自己早年间无果的恋情,谁更丢脸一些?”

楚雨想笑又不敢笑,她知道筑风是在宽慰自己,其实女人的感情一旦付出,又岂是轻易收得回?只不过以虞筑风的为人,当真能超脱流俗也不奇怪。

天也晚了,店小二送来晚饭,两人一同吃完,楚雨不再扰她清净,聊了聊便走了。

筑风洗漱完躺上床去,这一日把她累得够呛,再顾不得什么伤心、忧虑、思索,片刻间就跌入梦乡。

梦里,她又回到了十多年前,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女,那有点儿美丽也有点儿忧愁的年纪。

深夜,郑魂照例睡不着,又在屋顶坐着喝酒打发时间。

半年间为着一句承诺而忙得团团转、数次灰头土脸的那人,是谁啊?他自嘲自问。其实天纪司主的名头听起来是位高权重、威风凛凛,比他从前在烈王手下封的那个什么什么将军,自是天壤有别,不过很可惜啊,现在的他对这些事真是半点兴趣都无。

烈王的墓听说同葬在圣帝陵,不过他一次也没去祭拜过,说不清为什么。

狄焕族,崤山会……这些熟悉又陌生的名词,让他自然回忆起过去经历的那些腥风血雨,是非恩怨。坛中的酒很烈很辣,入口如刀,下喉如刃,却是痛快无匹。

身后有动静,回头一看是杨秀,郑魂皱眉。

原来杨秀自称水土不服,身体抱恙,所以不能去看望筑风祀命,这个借口简直让人哭笑不得。

杨秀临风而立,抬头欲望月,却只见漫空繁星,轻轻一叹道:“郑魂,若星托我转达的话,你对筑风祀命说了么?”

“说了。”郑魂简短回答。

杨秀又道:“我这些日子,总觉得若星并未离开。”

他脑子当真坏掉了么?郑魂斜睨他一眼,道:“棺材都已入土,接受事实吧。”

杨秀道:“也罢。我想喝口酒。”

他眼巴巴地望向郑魂手中的酒坛,见郑魂不乐意,又道:“失意人相逢天涯,唯有一醉解千愁啊,郑魂……”

郑魂不想听他啰嗦个没完,伸手便将酒坛子丢给他,道:“喝吧。”

杨秀真的一仰脖,喝了一大口酒,那架势就像平日喝茶一般。

他酒量其实真不怎样,虽然这酒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喝的。片刻后脑子就不大清醒了,郑魂听他喃喃道:“我在白梅树旁种了一株桃树,再过十年春回,必定美不胜收……”

停顿片时,他又喝了一口,道:“人生啊,死无常,生有别,匆匆过眼烟云。”

郑魂的袖子被他攥着,扯都扯不开,他口中还是念念叨叨,说着他的白梅树桃树白梅树桃树……郑魂深感无奈,原本清净非常的夜晚,就这样被搅得不安宁。

不知为何忽然想到列兵权,那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虽然让人头疼的方面与身边这人大相径庭。

列兵权和杨秀是有交情的,只不过郑魂一直没机会弄清楚而已。郑魂心道,或许此刻乘他醉了,是个适当的时机探探口风?

清秋时节,落日萧萧,贯穿杞国南北的桓曲古道北段上,归途中的军旅却是高歌凯旋。

部队所经之处,虽风卷尘沙扬,而掩不住每名军士的抖擞精神,及各自思归的心。

半年的时间里,郑魂、杨秀、战凤青、风卸羽、伏神龙五人转战各地,所到之处,军威锐不可当,一次次的捷报传往都城,到达邓昭的手中。

西南部绿林道上的大小势力,渐渐也都销声匿迹了,夏侯演见时机成熟,便亲自率部南下视察各地方的守军,为这次的剿匪行动收尾。天纪司的大军扫荡群寇之后,西南部要维持长久的治安,必须仰赖天府司所管辖的地方武装有足够的威慑力。

此时战凤青与公孙楚雨在部队的最前方执辔同行,公孙楚雨在过去的半年里多次出谋划策,作战果敢,让战凤青对她刮目相看,虽然年纪尚轻,但做起事来干劲十足,有魄力有胆识,而不失细腻机灵。

公孙楚雨今后就跟着战凤青麾下做事了,她此刻毫不理会被落在后面的风卸羽,只与战凤青有说有笑。

风卸羽和伏神龙历来形影不离,不过此时卸羽的心头颇不是滋味,他没想到这个丫头会变得这么快,原以为已经十拿九稳地抓住了她的心。女人啊,真是擅变,他笑道。

伏神龙冷冷说道,换成我,我也会比较喜欢战凤青。

“郑魂这个混蛋。”风卸羽半开玩笑半懊恼说道。他现在觉得当初郑魂把楚雨塞给战凤青带着,一定是居心叵测。

“换成我,我也会比较放心把她交给战凤青。”伏神龙每一句话都说得轻描淡写,却都能戳到风卸羽心里。

虞筑风回到都城后,写了一封严谨详尽的环境调查上书,明帝阅毕,立刻颁发指令,由元衡司的索神殿着手组织西南部各地的农业工程建设,务必以什里刹为中心,发展农田灌溉管道,疏通运河,加强大川大河处的堤坝,果然到盛夏季节,西南部普遍降雨严重,虽说久旱逢甘霖是天大的喜事,但如此强劲的降雨势头实为百年罕见,所幸各地预先皆有准备,这个绝不寻常的敏感时期算是平稳度过了。自此之后,西南部各地的农业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。

邃云对筑风打趣说:其实你更适合去当元衡司主,做整个杞国的农工商事大管家。

筑风笑道:哦,到时候祀命司剩你一人,正好大展拳脚,是不是?

如此这般,所有事情都似乎向着好的方向突飞猛进。什里刹的浩劫,果被证明是一场有利转折。虞筑风见大事已定,便暗暗思量着,该是上雪隽峰一趟的时候了。

这半年来,大祀命一直没有露面,以她忧国忧民的作风,这实在有些蹊跷。



更多杞国纪姜若夜小说免费阅读章节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杞国纪



更多杞国纪姜若夜免费阅读章节:

第八章 忠义无常

且说郑魂匆匆就任天纪司主之后,赶在西南部队出征前,只用了短短七日,便熟悉了四殿负责人员和日常事务,并写了一份简明扼要的报告,明帝阅...《杞国纪》作者:留明月

第十六章 万年千岁(中)

独日岩是雪隽峰至高点,其实很久很久以前它只是座无名的峰岩,独日老人定居雪隽峰后,才给它取了这个名字。莫名地,老者钟爱独日岩,大把大...《杞国纪》作者:留明月

第二章 冷夜孤星

改朝换代,风俗规矩自是焕然一新。祀命司那条“除侍卫以外不得有男人出现”的陈规,也早已破除。然而当姚若星领着两位新晋祀命从内院走来,...《杞国纪》作者:留明月

第五章 前尘如梦

若星和若月悄然走来,看见郑魂守在床边一动不动。若月心想,虽然人冷了点,但照顾若夜时却是意外地有耐性啊。犹记得他们第一次照面,还是在...《杞国纪》作者:留明月

第七章 情心三叠

一轮冷月挂在高高的树梢,光华四溢,天空只见几颗寥落的星,凉风吹得姚若星衣袂飘飘,两人在静谧的夜里并肩而行。别看杨秀这厮醉了酒,行动...《杞国纪》作者:留明月

序章

雪隽峰的风雪好似永远不会停歇。雪隽峰的传说如今又添加了最痛心的一幕。从当年的漫天战火里苟延残喘至今的人们经常这么说,雪隽峰的风雪…...《杞国纪》作者:留明月

《杞国纪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、【序章】免费阅读,作者:留明月。姜若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。杞国纪姜若夜主角免费阅读。

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杞国纪

最好看的小说:姜若夜小说免费阅读 《杞国纪》姜若夜小说全文

猜你喜欢
延伸阅读: